我那动物园徒弟们

说是“们”,其实只想写其中两只。

我收的徒弟好像都跟动物有关系,小狼崽、仓鼠、兔子等等,所以才有寨主P的动物园图(不要在意“EGG”)。

20140717144335.jpg

我玩了6年剑三,收了不少徒弟,少说也有十几位了,除了仓鼠、兔子,全都死情缘了,无一幸免。这自带“徒弟死情缘”的debuff,好像还蔓延到了师侄们……一个个死情缘的死情缘,因为死情缘而A的也一大堆,到了最后,就只剩下这两只不曾死情缘的。

仓鼠

仓鼠其实在剑三之前就认识。2010年有很多小清新妹子喜欢带着相机到处拍照,然后发到blog上分享,加上日本有一本名叫“女子カメラ”的女性向季刊摄影杂志(现已改名“GENIC”)大卖,于是我便在豆瓣建了一个叫“女子カメラ”的小组来交流妹子摄影心得。后来更是成立了一个叫Mini Note的网上社团,仓鼠刚好就是社团里的一员,哦,当年我还是好好叫她ID“苏离陌”来着。

当时对她并不上心,因为高考备考原因她后来也很少出现在成员群里。直到2013年5月,临近高考的她突然冒出来,QQ私聊我,问了一句“祈里你剑三在哪个服呀?”

20190131233155.jpg

然后自然而然就来了,自然而然被我收到门下。但是这孩子只玩了两天,就继续备考高考去了,直到7月高考完了之后,就天天看到她上线练级。说起来惭愧,当时正好是我一头扎进军械库、大明宫疯狂飚DPS的时期,她是罕见的我没带过几次的徒弟,基本上都是靠她自理,就这样莫名其妙她就满级了。

于是她离开了羽轩,去了能开固定团的帮会,天天奋斗在进度本第一线。

在羽轩阁主要成员在上海第一次面基之后,大家一起决定给她起一个绰号——她不仅是个睡神,睡脸还总让人想起某种嘴巴鼓鼓的生物,仓鼠。

目前,小仓鼠以非常非常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大研究生。

面基两次啦~

兔子

诶,说起这只兔子,当年双梦镇著名八婆(??)剑下樱花突然很罕见的带来了一只徒弟,丢帮会里让大家照顾照顾,然后头也不回溜了。这个被丢下的小徒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她还有个“家属”,问能不能把她这位朋友也拉进帮会来,我答应之后就直接给权限她把人拉了进来。

“家属”是个非常非常有礼貌的男孩子,打字不喜欢打标点符号,特别是句号叹号这种有着特定情绪的标点,他连在YY里说话都是慢条斯理的,话语中还带点慵懒,而且他刚好是个花哥,所以总觉得他相当寡淡。

我问他有没有师父,要不要当我徒弟,他说还有个亲传师父的坑,刚好位置空着,然后我就收了。是我唯一一个从满级、从亲传弟子开始收的徒弟。

我问他要如何称呼。出乎意料,他蹦出一句:“兔子”。

当时那个反差萌,差点萌得我要尖叫着扑到地上打滚个几圈才能冷静。想象下,一个一直高冷寡淡的花哥,说话一直不冷不热看不出情绪的花哥,突然让我称呼他“兔子”的感觉。

拉进羽轩群里之后,才知道他是个看起来高冷寡淡,其实是个很多梗的人,总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冒出来一本正经的说上几句可以堪称经典的语句。

说实在的,兔子是带给我很多当“师父”感觉的徒弟。认识多年,他一直都是称呼我为“师父”的,从来没有变过。哪怕广州漫展上匆匆面基的那几分钟,他也是直接喊我师父。有时候都觉得他就是个活在武侠时代,清心寡欲避世的万花谷弟子。

2014-08-13_23-39-57-000.jpg
刷到烟花之后,在明教地图给我放烟花

2014-08-13_21-56-29-000.jpg

人生中第一次,在教师节那天,收到了来自徒弟的祝福,那也是来自兔子。剑三给我带来了真实存在的“师徒情”,“手足情”,让我最后下决心A掉剑三的时候,没有任何遗憾。

QQ图片20140910200301.jpg

剑三不是以前的那个剑三,江湖不是以前那个江湖,人也不是以前的那些人。还好,仅剩下这几个弥足珍贵的小伙伴们,还是值得的。江湖已死,情谊依旧。

本文由 祈里 记于 2019年1月31日 11:36:00 pm. 共 1214 字。

文章除注明转载/出处外,著作权均为作者所有,转载前请先获得授权。

2条评论
讨论区
  1. Lady丶Snake
    Lady丶Snake

    有小伙伴一起玩的剑三才叫真剑三,羡慕,我的剑三早就只剩下单机了。

    1. 祈里
      祈里管理人

      其实都A光了,所以我才慢慢回忆写点回忆录,玩了六年一直以为自己不可能A,结果还是放下了。